师门上下都不对劲 - 分卷阅读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可云忘却不这样想。

    四师兄?

    云忘从他手中拿起玉佩,这枚玉佩入手生温,大脑也仿佛瞬间清明了不少,他的喜意溢于言表,“四师兄,真的给我吗?”

    裴云舒脱掉鞋袜,水下的三师兄看着他的动作,也跟着往他的脚上看去,过了一会,开口赞道:“师弟的脚生得极美。”

    三师兄豪放,里衣也脱下扔在一旁,但其他人做不到这样,都是和裴云舒一样,只脱了外衫放在一旁。

    裴云舒正要下水,已经在水中的三师兄奇怪道:“师弟,你怎么不脱鞋袜?”

    “小师弟,我是你的大师兄云景,”云景指了指旁边的云城,“这是你二师兄云城,最那边的,就是你的三师兄云蛮了。”

    裴云舒恍惚,“我忘了。”

    裴云舒感到了一阵眩晕,他强忍不适,也觉得病情不可再拖,点头道:“好的,师兄。”

    但小师弟不知道为什么知道了,那日黑沉着脸闯入他的小院,表情扭曲着把玉佩抢走,还骂他道:“师父厌恶死了你,怎么能让你还存着他的玉佩!”

    走的近了,师徒几人才知道他的唇色如何如此鲜红,只因上面已经被他自己被咬出了血。

    三位师兄正在脱着衣衫,看到裴云舒发愣,提醒道:“云舒师弟。”

    云忘疑惑地看向师父,是否是刚刚师父提过的云舒师兄?

    连换洗衣物中都忘了拿新袜子来。

    “云忘与我有师徒缘分,也是我的最后一位弟子,他年纪尚小,你们要多多照顾他。”

    裴云舒浑身僵硬,他不敢看云城,乃至不敢躲开他的手,但心中格外排斥,这股排斥的情绪由心而起,五脏六腑都拒绝云城的靠近,衣袖中的手发抖,长睫微颤,垂眸忍着,“无碍的,师兄。”

    他的脸色仍然苍白,唇上却红得滴血,发冠一丝不苟,一路飞行却让颊边飘落几缕发丝,应当是病情折磨,让他的眼角绯红一片。

    因为这是师父收裴云舒为徒的时候赠给他的拜师礼,即使到了后面,师父把他关在小院中,他也格外宝贝。

    裴云舒亲近师父,云忘便要让师父只能看到他;裴云舒亲近师兄,云忘便要让所有的师兄都厌恶裴云舒。

    无止峰上的这些弟子俱都是天人之姿,各有特点,云忘看着他们,觉得自己好似踏入了仙界,格外不真实。

    这枚玉佩有多么被云舒师弟看重,这些师兄们谁不知道?哪有送这么大的礼,拿自己的拜师礼来给小师弟。

    云景三人说了一声是。

    到了泉边,裴云舒才知道这泉竟然是活泉,其中一侧伸向远处,看不见尽头,只有这多出来的一块池子冒着热气,也不知是何原因。

    “后山有道温泉,”云城温柔地看着裴云舒,“那温泉的泉水前些日子发生了些异变,虽没有什么大用,但至少可以强身健体,云舒,一会回了房,拿上换洗衣物,和我们一块儿去温泉中泡一泡。”

    凌清真人虽觉奇怪,但也不甚在意,闻言点了一点头,将云忘招过来,“这是你的四师兄云舒。”

    “不必,”裴云舒,“就给了小师弟。”

    上辈子就是这样。

    皮肤滚烫,云城皱起好看的眉,“怎么又烧了起来。”

    云忘的一场拜师礼下来,获得了好多样的宝物。大师兄的宝剑,二师兄的青笛,三师兄的百年美酒,四师兄的暖玉。

    云蛮收了折扇,笑而不语。

    或许这病归根到底,都是因为心病,心病无药可医,云城的医术再高明,也只能对他无可奈何。

    第2章

    远远传来一道清冷声音,裴云舒身着一身白衣,御剑至了大殿之外。

    云忘朝裴云舒行了礼,眼中亮晶晶,好似很欢喜的模样,“四师兄。”

    “师弟,”三师兄道,“你是不是又起了烧?”

    礼后,凌清真人单把云忘留下,裴云舒跟着三个师兄离开了大殿。

    三师兄看着他们俩,突然笑着打开腰间折扇,“面若芙蓉,师弟这一病,倒是病得涂加几分韵味了。”

    云忘收了笛子,“谢谢二师兄。”

    肤色雪白,脚踝至脚面的弧线流畅,无一处不优美。

    云忘不由自主朝殿门走去,就见裴云舒翩然下了剑。

    凌清真人皱眉,到底还是叹了口气,“什么病,能把你折磨成了这个样子。”

    他起身欲离开,手腕却被二师兄握紧,云城用了几分蛮力,硬生生把裴云舒扯到自己面前,抬手去触他的面颊。

    他们做好了裴云舒长篇大论的准备,谁知裴云舒轻启薄唇,只说了两个字,“无碍。”

    云忘挨个叫了一遍:“大师兄好,二师兄好,三师兄好。”

    凌清真人这才想起云舒还在病中,他沉声问:“是什么病,云城难道也治不好?”

    向来风流成性的三师兄也诧异道:“我这也有。”

    大师兄忍不住叫道:“云舒师弟!”

    师门上下,云舒师弟和师父最亲,平时无论是受了欺负还是遇上了喜事,云舒师弟都会跑到师父面前说上一回,师父虽是不耐烦,但也次次纵容他。

    他瞧起来好似很喜欢他,可是内心却恨极了他。

    裴云舒从腰带中解下一枚玉佩,递到云忘眼前,“小师弟,四师兄没什么好东西,这枚师父赠的玉佩就给你,望你不要嫌弃。”

    洁白衣衫划过地面,裴云舒瞥过门前云忘,抬步迈过他走进大殿。

    他喜欢谁,云忘就会夺走谁。

    “师父,”裴云舒抬起眼看向凌清真人,心神剧烈波动一下,又被他强行压下,“弟子没事。”

    香味飘然而去,云忘莫名其妙地抬起手,几缕黑色发丝从他手中划过。

    大师兄训道:“云蛮。”

    “治好了,师父。”

    凌清真人看了裴云舒良久,原也想让他换一个物件,他自是知道四弟子对玉佩的喜爱,但看到云忘脸上的欣喜,便改口道:“那便拿着吧。”

    但那场风寒远远没有如今严重,脸上滚烫的温度让裴云舒怀疑,这是不是和自己重生有关。

    二师兄云城朝他温润一笑,从袖中掏出一件青笛,“今日小师弟来的突然,我也没准备什么好东西,就送小师弟一支青笛,无事可吹吹笛子,有事也可挡些攻击。”

    师兄弟们相视无奈,等着云舒师弟和师父好好抱怨一回。

    他双腿断了太久,竟然忘了脚上还有鞋袜。

    裴云舒垂眸看他。

    凌清真人满意地点点头,看着站在一侧的三位弟子,“过来见见你们的小师弟。”

    大不了回头,他这个做师父的,再私下补给云舒一块玉佩。

    这次,裴云舒累了,他不想和小师弟争了,只想走出他的那间屋子,他的那间院子,去看看世间大好美景,去闯闯世间难闯的断崖凶海。

    说是治好了,但看着却是病人之姿。

    “除了我们三位,”云城接着道,“你还有一位四师兄。”

    从此,他连最后一件珍爱的东西也被云忘夺走了。

    裴云舒面带不正常的红晕,乌发垂在脸庞两侧,“无碍。”

    这枚玉佩送出,他也应当,和过去彻底告个别。

    裴云舒回神,开始解着外衫。

    裴云舒自己也不知道何时惹上了云忘,上辈子的拜师礼,他看着师父对小师弟的不同,虽是心中不大舒服,但也怜惜云忘在凡间吃过的苦。

    裴云舒记得上辈子自己来的这一场病,因为师父快要回山,他不知具体时间,便硬是在山顶等了师父一夜,修真的人也是肉体凡胎,那一夜过去,他便得了场风寒。

    云城说的那道温泉,原本是后山林中的一道深泉,普普通通没有任何异处,但不知何时产生了些异变,毫无作用的温泉注入了灵效,里面蕴含的灵力,让修真人士泡着也大有益处,可强健肉身。

    云忘面上露出不舍,小心翼翼地看着裴云舒,面若桃花,精致可爱,能让人升起无限怜爱。

    这枚玉佩平日最是让裴云舒喜爱,别说送人,别人想碰都难碰。

    云城也笑道:“师弟不必如此,如果没有东西可给小师弟,师兄这里还有几件。”


努力加载中...
章节内容被浏览器屏蔽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广告过滤功能或者更换浏览器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