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门上下都不对劲 - 分卷阅读4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上辈子他修为被封,双腿皆断,也跟着凡人一样习惯了夜晚睡觉,白天睁眼,都忘了自己是修真人士,靠打坐就可以驱走疲劳。

    凌清真人一瞥,面露惊讶,他拿起蛇皮,放在手上摩挲了一会,才道:“蛇蜕皮化蛟,这是一只蛟退下的皮。”

    良久,裴云舒将玉佩系于腰带之上,那枚血红色的玉内部如有流水转动,他低声道:“谢师父。”

    三师兄笑不到眼底,“好师弟,懂得一个就够的道理。”

    到了他的院子之后,他便急匆匆的和师兄们道别,拿着之前准备好的干净衣衫,进入浴房之中。

    三师兄上下摇摇折扇,“哎呀师弟,师父好像生气了。”

    那蛇碰过他的腿,从脚慢慢向上,裴云舒忍到现在,只想用水好好把那触感压下。

    玉佩都有灵,更何况凌清真人身上戴的这些。

    不过这一夜,他打坐都打得格外不安稳。

    小童小心翼翼走到他的面前:“师兄,屏风上的衣服是要洗的吗?”

    这会的院子被小童处打理得干净整洁,靠墙边的地方,还种着些灵草灵树。

    裴云舒往前走了一步。

    蛇化蛟会多次蜕皮,每蜕一次,都是极大的珍宝,哪想到他们随手一捡,就来了一个这样的宝贝。

    上辈子,师父将他关在小院时,就曾一句一句数着他的罪过。

    凌清真人身上的玉佩,无论哪一个都是价值万千的宝贝,此时扔到裴云舒手中的这一个,通体翠绿,光滑圆润,摸到手中就能感到勃勃生机,并不比之前送给云忘的暖玉差。

    结界设了好几个,防御作用的法宝也全摆了出来,昨晚那一瞬的烫意和大腿上的图案好似是个梦,整整一夜,除了那一下,其余时间都正常得很。

    作者有话要说:  蛇化蛟化龙的过程和原型变化有私设

    云忘又道:“云忘也喜欢这枚玉佩。”

    裴云舒呼吸一滞,几乎以为这是条活蛇盘在自己腿上!

    “师父,”裴云舒轻声道,“云舒不用。”

    慢慢扯开一个苦笑。

    巴掌大的黑蛇图案,每一处都格外精致,栩栩如生,好像要呼之欲出。

    “云舒,”师父看向了四弟子,“你来。”

    更何况因为血玉的事,裴云舒现在不想去找凌清真人。

    他额上冒出冷汗,抖着手去摸这条印子,烛火恍惚一下,下一刻重新恢复明亮,腿上的蛇的图案,却消失不见了。

    他走到石桌旁坐下,眼前又浮现出昨晚看到的那个图案。

    师父所言的每个字都不敢忘,也实在是忘不了,这般的好玉,裴云舒的确觉得在他手中无用,裴云舒不敢要。

    可这又怎么和师父师兄说,若是他们要看,他便脱了裤子吗?

    若是以往,凌清真人让他上前,他必定无比欢喜得跑到跟前,如今叫他过来,他却磨磨蹭蹭,难不成还是舍不得他的那枚玉佩?

    缓了一会,裴云舒仔细检查有没有哪里不对,就连羞耻的大腿内侧也没有放过,还好什么都没有,那是蛟还是蛇的东西,应当知道他不好欺负,就逃之夭夭了。

    裴云舒随意道:“小师弟喜欢就好。”

    也不想要。

    裴云舒回过了头。

    见弟子们一个个面露惊讶,凌清真人道:“蛇化蛟千辛万苦,蛟成龙更是难上加难。由蛟退下来的皮,也算是你们的一番机缘,无论是练成法宝或丹药,都是难得一遇的好材料。”

    从水中起身后,屏风处却突然有些响动,裴云舒顺着声音看去,就见他外衫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

    云忘:“怎么好劳烦师父?我虽喜欢玉,但只有一个就够了,四师兄送我的这枚暖玉,云忘就喜欢极了。”

    裴云舒低头看着手中翠玉,半晌,还是按照心中所想,将它放在木门之前,“师父,这样的好东西给了云舒,也是浪费。”

    裴云舒也格外恍惚,那会才知道,自己竟然占用了如此多的师门宝物,他用的每一样东西原来如此珍贵,可暴殄了这么多天物的自己,终于成了一个废物。

    不是的,他对玉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厌,特别是手中的这枚。但是他听到小师弟的话,却不想顺着他的话将这枚玉佩也赠给他了。

    入了内室后,凌清真人已经是一副等待的姿态,“为何事而来?”

    裴云舒松了口气,开始细细清洗着自己。

    他不喜欢小师弟,也永远做不到像上辈子的师兄们那样一直顺着他。

    大师兄正要开口,凌清真人又道:“罢了,你们下去自行分配吧。”

    裴云舒一身白衣,皮肤也是雪般的白皙,这红玉不显烟尘,反而衬得他恍若仙人,芝兰玉树。

    衣衫搭在屏风上,乌发湿漉漉地搭在肩后。

    裴云舒蹲下,捡起碎掉的翠玉,云忘也走到他身边,跟着一起捡着碎片。

    “师兄,”云忘声音带笑,“这枚血玉在你身上可真是好看。”

    在一旁听到他们对话的云蛮道:“小师弟,你要是喜欢玉佩,尽管去问师父要,师父那里的好玉,保管你戴到筑基也日日不会重样。”

    这辈子他不会和小师弟相争,也不想永远留在无止峰上,哪怕不应小师弟的要求,他也不会像上辈子那样,莫名其妙的恨上了他吧?

    蛇通体纯黑,仿若能吸去烛光,一双眼泛着红光,头顶有两处不明显的小包,如活物一般栩栩如生。

    “嗯,”裴云舒回神,问,“怎么了?”

    第4章

    这一天下来,他也疲惫不堪,躺在床上,看着无比熟悉的房梁,正要闭上眼睛睡觉,裴云舒又突觉大腿一阵发烫。

    云忘就在凌清真人这边住下,他们回去时,裴云舒扭头看去,云忘正站在原地看着他们逐渐远去,脸上原本是面无表情,但看到裴云舒回头之后,他便露出一个艳若娇花的笑。

    凌清真人脸色一沉,抬手挥袖,内室的几人被一阵风吹至外门,在他们出去之后,木门紧紧关上。

    但玉佩刚刚被他放在门前地上,上好的翠玉就立即四分五裂,生机衰败。

    裴云舒休息了一会,出门到了院子里。

    裴云舒打了一夜的坐,等次日阳光照进房间时,他才终于停下。

    裴云舒抿唇,将翠玉拾完之后,才道:“师兄也喜欢。”

    他不想要了,又偏要给他,如若最后还不起,他岂不是又成了白眼狼?

    裴云舒愣住。

    “这是谁寻来的?”

    云景将手中纯黑蛇皮送到他面前,“师父,您看看这个。”

    裴云舒(自信):蛇看我不好欺负,就逃之夭夭了

    裴云舒辗转起身,褪下亵裤,往发烫的地方一看,先前什么都没有的皮肤上此时却印着一条巴掌大的蛇图。

    站在师兄后面的云忘,脸上的笑逐渐淡了下来。

    裴云舒握紧了这枚血玉,凝视着门前四分五裂的玉佩。

    木门开了一道小缝,另一枚通体血红的暖玉飞到裴云舒手中,凌清真人一言不发,只用行动告诉他,如若你不要,那便摔了;如若下一个你还是不要,那便摔到你要了为止。

    在旁边看着的师兄弟们也一同愣住。

    这烫细细密密,并不疼,但让人难以忽视。

    凌清真人想到此,便随手摘下腰间玉佩,抬手扔给裴云舒,“这枚玉佩,当为师补偿你的。”

    裴云舒穿上衣服,捡起衣衫,重新搭在屏风之上。

    “云舒师兄,”云忘在裴云舒身旁低声说话,不忘附带上一个欢喜的笑容,“师兄送云忘的玉佩,云忘很是喜欢。”

    哪里来的风?

    他捏着腰间的玉佩,原来走了一个,还能再来一个补充。

    他的浴房之中是一处不大不小的池子,等热水灌满,裴云舒就脱进衣衫下了水。

    凌清真人的房内终于没有任何异动了。


努力加载中...
章节内容被浏览器屏蔽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广告过滤功能或者更换浏览器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