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门上下都不对劲 - 分卷阅读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云景说今日还会再来,裴云舒便在院中等着他,幸而没等多久,云景就来了。

    裴云舒紧紧咬着唇,不说话了。

    “我名烛尤。”

    野鸡忍痛把自己身上的毛拔光,又蹦蹦跳跳的到了溪水里把自己洗干净。

    一人一剑舒舒服服地跑完这个澡,精神百倍地回了房,睡梦中,裴云舒梦到了自己在云端畅游世间山川的景色,画面一转,他站在雪山之巅,盘腿坐在青越剑上,乌发上的束带飘落在脸颊一边,他看到了自己的眼神,是从未有过的明亮。

    裴云舒看着这几只坚强的鸡,觉得和它们相比,自己被偷亲的那一下,似乎也没什么。

    想起刚刚看到的画面,裴云舒的额头有冷汗冒出,他坐在地上,手垂在一旁,露珠从草上沾湿了他的指尖。

    待他找个宝物还回去,也问心无愧了。

    良久,裴云舒才站起身,进了房的第一件事,就是洗去身上的血腥味。

    暖金色的火光没有给他的眼中带来一丝半点的暖意,里面单纯的不满和迷惑,丝毫没有因为惨叫声消失。

    蛇妖却不接过这只烤鸡,反而伸出舌尖,舔了舔裴云舒的唇,似乎想要闯到他的嘴里,去尝他嘴里那块香喷喷的烤鸡。

    深呼吸压下脑海中的画面,裴云舒运气,趁着这大好机会,在池水中将灵气运转上一个周天。

    大师兄带着赶制好的蛇皮外衫,在中午时分就来到了四师弟的住所。

    自从辟谷之后,他也很少动用这些东西了。

    冰冷的触感从耳垂上一闪而过,裴云舒急急偏过头,布下一道结界,他不知道如何去训斥这不知羞耻的蛇,最后自己反而急了起来,将青越剑抵在身前,又后退了好几步,“你不许……舔我!”

    夜色罩了山头,小童也走过来道:“大师兄,若是有事,你可先告知我,等云舒师兄回来,我再转告给他。”

    他离开时,烛尤就站在火堆旁,天地月色没在他的身上留下光亮,裴云舒行的愈远,扭头看去时,在火堆旁看到一双亮起来的殷红的眼。

    裴云舒看着他亲手递过来的一块肉,眼皮跳了一下,只能道:“我可以烤着吃吗?”

    直至被蛇妖压迫在一方空间,这不知羞的蛇妖又顽固问道:“怎么可以?”

    “要相熟,要两情相悦,”裴云舒颤抖着声音说,“那样、那样就可以舔。”

    后山灵力充足的地方养出来的野鸡,和凡间的野鸡自然是天差地别,只是浅浅放了些粗盐,蛇妖就已经被香味勾着走到了裴云舒身旁,蹲下来紧紧盯着烧鸡。

    待烤鸡差不多之后,裴云舒撕下一块肉放到嘴里细细品尝,确定熟了,才递给了旁边兽瞳紧紧盯着他的蛇妖,“可以吃了。”

    旁边的青越剑忽地动了一下,用剑尖试探地碰碰池水,下一瞬就整把剑都沉入了水中,剑柄靠在池边,发出低低的清鸣。

    只是云舒师弟不在,云景也无事,便干脆坐等在院中石桌旁等着他归来。

    裴云舒愣住,他捂住嘴,慌张起身后退,“你、你怎么能……”

    因为今日实在疲惫,他便放了许多灵草在浴池中,本来被灵力染得发青的池水,现在却已经变得清澈见底。

    这样的情况本应该让师门察觉,但那些流变山林的血液,自发凝聚成了涓涓水流,乖乖的流进了溪水之中。惨叫着死去的妖兽,好像成了深夜中悄然逝去的秘密。

    冷白的肉虽然被冲刷干净了血色,但仍是生的。

    目光无神地看着远处,身旁一草一木都蕴有勃勃生机。

    蛇妖歪着头看他,缓缓点点头。

    话音未落,周围忽有妖兽惨叫声哀嚎,此起彼伏,鸟啼声饱含绝望,他们身侧的水猛烈翻滚,好似沸开了一样,更远处的水中妖兽,悲啼响彻山间。

    云忘笑着跑了过来,率先坐在裴云舒身侧,浅浅一笑,面如芙蓉娇艳,“师兄。”

    *

    哀叫声连绵不断,除了这一片,其余的地方好像都成了人间炼狱,血腥的味道从外面往这处蔓延,只短短一瞬,就压住了烤鸡的香味。

    也在这时发觉了不对。

    裴云舒又从储物袋中掏出一些灵石放入水中,过了片刻,这些灵石也果然消失了灵气,这种吸入灵气的速度,比之前要快上三倍有余。

    野鸡把自己洗干净后,一道水流划过了它们脖子,放完血处理干净后,又被水流托到了一人一妖面前。

    一个时辰之后,裴云舒才一身疲惫地回到住处。

    裴云舒看着蛇妖好像就准备这么吃,但他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和刚才吃了那颗蛋一样生吃这个鸡,小声试着和蛇妖说:“我不饿。”

    他走出裴云舒的小院,往黑夜中看了一眼,不知云舒师弟能有什么事,竟然一天也没有回来。

    裴云舒淡淡点头,“小师弟。”

    “多多修炼吧,”裴云舒笑着和青越剑道,“到了金丹……”

    裴云舒睁眼便见自己的本命法宝如此惬意的模样,不由莞尔。

    小童不知,就把昨日云景在院中等了他一天的事情说出,裴云舒蹙起了眉。

    直到泡在热水中,他一直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

    第7章

    裴云舒找了干净的树枝洗净,插着鸡肉放在火边烤熟,待肉味出来之后,想起储物袋中好似有调料存在,找了一找,果然翻出一些调料。

    他问的单纯,也似乎舔着裴云舒,也本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

    周围绝望嚎叫声戛然而止。

    和他一路来时看到的景象完全不一样。

    蛇妖目露不解,他站在原地,“为何?”

    下了山后,就可以远离这师门,那条蛇……

    过了半晌,他才小声道:“怎样都不可以。”

    裴云舒倒吸一口冷气,他想起了烛尤让他吃的那枚黑蛋。

    裴云舒嘴角勾起笑,沉沉进入梦中。

    他今日还是一身雪衣,只束发的丝带用了浅淡的蓝色,为他增添了几分亮丽。

    蛇妖困扰地蹙眉,垂眸看他,半晌,冰冷修长的手扶摸在裴云舒的脸侧。

    那股子仙姿玉貌,即便发带成了蓝色也挡不住。

    显然,眼前的妖兽并不满意这个回答。

    有什么事,非要当面和他说不行?

    蛇妖看看他,如墨一般的俊眉皱起,掰下野鸡最嫩的一块肉递给裴云舒。

    池水中被他放了不少灵石和灵草,他曾用青越剑戳了黑蛋的一条裂痕,蛋液也沾上了青越剑,或者对他的剑也有着大用处。

    直到房门紧闭,他布下一个又一个结界,才靠着院中大门滑落坐到地上。

    裴云舒:“大师兄来做什么?”

    青越剑颤了一声,似乎在应和他的话。

    这不是错觉,裴云舒御剑在空中,看到脚下的山林,离烛尤越近的地方,伤亡越惨,血腥味道更重。

    第二日,裴云舒睁开了眼,他穿好衣物打开门,小童正在给草埔浇着水,看见他醒了之后小跑过来,“师兄,昨日大师兄来了。”

    面如春花变色,蛇妖看他如此,又凑上来,舌头这次却变成了长长蛇信的样子,舔过了裴云舒充血的耳珠。

    红到其中好似有血液流转,鼻尖也能闻到浓重的血腥气味。

    裴云舒颤抖着手抓紧蛇妖的衣衫,抬头,蛇妖正低头凝视着他,那双血红色的眸中,映出了裴云舒的脸。

    他不是一个人前来,身后还跟着三师兄和小师弟,裴云舒瞧见他们,昨夜梦中的轻快远去,好似被一拳重重打回了现实,他嘴角的笑容收敛,眉眼间又覆上一层不易察觉的忧色。

    *

    云景看了一眼天色,拒绝了,“我明日再来。”

    蛇妖皱眉,再美味的烤鸡也在这时失去了吸引,裴云舒忽觉双脚不能动了,有水在他身后凝成推手,把他往蛇妖的方向推去。

    云景叹了口气,御剑离开。

    他就可以再和师父提下山历练的话了。

    这一等,就登上了月上枝头。

    他黑发垂落在身前,静静垂着眼时,脸侧的妖纹异常瑰丽。他这时是人的长相,即使知道他的原型是一条由蛇化出来的蛟,但裴云舒也没了对待蛇那般的害怕。

    “……”裴云舒面染薄红,“反正不可以。”


努力加载中...
章节内容被浏览器屏蔽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广告过滤功能或者更换浏览器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