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师侄对我过分宠爱[穿书] - 分卷阅读5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些寻人蜂是云昭专门饲养来帮他寻人的,花了好几年才训练好。当然,主要是帮他寻找超级大路痴林思阳。

    “为何送我?”男人送男人木簪?怎么感觉有点怪?

    记得当初,云昭刚捡到林思阳时,想着他是妖尊,将来会杀死自己,自己却对他下不了手,心里又恨又恼,干脆拎着林思阳的一只脚,将他拖上彩云之巅。

    “那个,师叔,您,不去找大师兄吗?”小百犹豫再三,还是问道。

    云昭嘴上说不去,其实心里快担心死了,就怕林思阳又遇上什么妖物,激发体内妖兽之力,最后妖化……

    小百没敢说出口,只在心里默默说:因为别人找不到,只有您一出马才能找到大师兄啊。

    林思阳向来如此,无论受多严重的伤,总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自行愈合,不留一丝痕迹。

    其实,不用拖的,云昭也没别的办法,因为那时的他只有十岁,人小力气更小,而林思阳已经十二岁,长得比他高,比他重。

    林思阳不言,向他伸出一只手,仿佛在邀他共浴。

    “……”小百没敢出声,心里嘀咕:您去的话,大师兄应该不会生气吧?或许会跟您打一架?

    林思阳直到中午才回来,师门校服上满是鲜血,其中还混杂着一些黏糊糊的肉块儿,满身狼藉,模样恐怖。

    “呼——”林思阳正闭目养神,一团衣物兜头而来,盖住了他的脸。

    云昭:“我去他就不生气了?”

    林思阳肯定不会滥杀无辜,那么,是别人主动找他的麻烦,且危及到他的性命?

    不过,云昭师叔嘴硬心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嘴上说着不许他吃饭,做饭肯定会做他的份儿,待会儿悄悄端到一边去吃就好了。

    坏了,会不会是惊魔的人?不能吧,据说惊魔被天界战神打败后,一直镇压在千层之下的净魔湖中,绝不可能逃出来。

    其实,他特别不明白云昭师叔和大师兄的相处方式。两人明明每天都打架,乍看上去关系非常不好,但两人却相互了解,心意相通。

    日月泉是彩云之巅独有的药泉,泉水四周用名贵的玉石堆砌而成,因其形状一半像太阳一半像月亮而得名。

    原书中,林思阳妖化后,他的佩剑会整个儿变成诡异的黑色,如同吞噬一切的夜空。

    “跟我说有何用?去跟他们道歉,我不是说过你最近不要一个人下山吗?你是耳朵聋了还是不把我的话当回事,竟然又……”

    云昭暗想:这混账如此脾性,谁若做了他枕边人,岂不每天提心吊胆?万一哪天……

    小百:“我们去怕大师兄生气嘛。”

    云昭黑着脸,看向一边,就是不去,脑海中却一遍又一遍闪现林思阳一身鲜血的模样。

    呜,师叔好凶。

    云昭脸一红,一脚踹过去,若不是林思阳躲得快,一定会被踹进泉水中去。

    总觉得,原本的银白色剑身变暗了一些。

    “我说是今天,就是今天。”

    当初,他费尽“千辛万苦”,才把林思阳拖上山,结果,这小子醒了之后谁都不理,整天一个人呆着,阴冷得跟他小小的年纪完全不符。

    他的脊背呈现自然的放松之态,既不紧绷,也不垮塌,每一分每一寸肌肤都彰显着无穷而坚韧的力量。

    云昭抬手接住,发现是一只雕刻精致的木簪,隐隐散发着清甜的月桂花香,几乎可以掩盖云昭身上的香味儿。

    云昭站在他侧后方,一眼便看到他背上的几道爪痕,应该是被什么妖物抓到了。

    山下的百姓本来就怕他,如今更怕他了,暗暗议论云仙门怎么会招收如此残暴的弟子。

    有小弟子颤巍巍上去询问他发生何事,林思阳只是疲惫地摇摇头,什么都没说。

    小弟子们见他不动,也没办法,只能讪讪离去。

    云昭瞪他一眼,似乎在说:凭什么让我去找?

    “送你。”

    只不过,这几道爪痕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着,很快便不见了踪影。

    这段日子,云昭已经尽量避免让林思阳单独下山,没想到今早一个没看住,他又自己跑了?

    “十年前的今天,你我相识。”

    “人血是怎么回事?”

    “遇到妖物祸害人间,杀了。”提及杀妖,林思阳的语气很平淡,仿佛在说“今天天气真讨厌。”

    一众小弟子面面相觑,满腹担忧,却又不敢跟上去。

    但是,仅仅过了一个时辰,他全身的碰伤淤青便都不见了,连一点疤都没留下。

    “做什么?”

    既杀妖物,又杀恶人,难道是有人故意激发林思阳的杀意,刺激他体内的妖兽之力?

    谁让云昭师叔掌管所有人的伙食呢。

    瞥见林思阳的佩剑被随意丢弃在池边,血迹斑斑,尚未清洗,云昭越发有种不好的预感。

    呸呸呸,他是祸害,才没那么容易死。

    相识十周年纪念日?不对吧?“当年,我可是在冬天捡到你的,如今是盛夏,何来十年前的今天?”

    第4章 日月泉

    其实,他早就知道云昭来了,因为他身上的天然月桂香早已传入他鼻中。闻之,戾气尽消,重燃笑容。

    他如此劳心劳力,不但得不到一句感激,甚至还时常收到白眼无数。

    林思阳微微侧头,见云昭薄薄的两片嘴唇,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噼里啪啦说话,跟“嗖嗖”往外射箭似的,那个牙尖嘴利啊……

    “怎么回事?”云昭居高临下,开门见山。

    彩云之巅高约千米,台阶无数。林思阳的脑袋一下又一下磕在台阶上,肩膀和脊背也不停磕碰。

    听得林思阳直牙痒,心想,早晚堵上这张嘴,让这白痴说不出话。

    “妖物中混着两个恶人,一并杀了。”

    两人在一起时,无论任何人站在他们身边,都会觉得自己很多余。

    “师叔……”对上云昭的吊梢狐狸眼,小百立马闭上嘴巴,不敢出声了。

    见师侄们都离开了,云昭轻咳一声,这才拎了一身干净衣服,悄悄摸上日月泉。

    林思阳正光着膀子,仰靠在光滑的玉璧上。带血的衣衫散乱地丢弃在池边,凌厉的面容清俊孤冷。

    他伸手扯开,仰头一看,正对上云昭含怒的脸。

    “云昭师叔,您去看看大师兄嘛。”小百扭扭捏捏蹭过来,开口道。

    “抱歉。”

    他干脆放出自己养的几十只寻人蜂,去寻找林思阳,找到后引他回山,越快越好。

    那会是什么人?云昭还没来得及询问,林思阳便一个人去了山顶的日月泉。

    等拖到山顶时,林思阳已经面目全非,没眼看了。

    云昭转移话题,“杀妖物杀恶人又不是什么坏事,你至于回来时一脸肃杀之气吗?瞧把小百那几个孩子吓的。”

    咳咳,云昭轻咳,心想,这事儿可不能让眼前这人知道。

    云昭抱臂靠在树干上,一双吊梢眼并不看人,只盯着斑驳的树影,狭长的眼尾微微上翘,目光流转间分外诱人,像一只勾人心魂的小狐狸。

    正因为如此,他才不拿自己的身体当回事,经常受伤。每次吓得别人半死,而他自己却一点事都没有。

    才十岁的小云昭化身老妈子,每日为林思阳这小子脱衣穿衣,伺候他睡觉起床;还要给他喂水喂饭,怕他渴死饿死;还要帮他按摩手脚,怕他从此废了……

    云昭翻他一眼,“凭什么让我去?”

    云昭:“小百,今天罚你不许吃饭。”

    云昭努力回想,猛然想起,十年前的今天,似乎是林思阳终于正眼看他的日子?

    云昭松动鼻翼闻了闻,发现他身上除了妖物的血腥味,还有人血的味道。

    “这个给你。”林思阳手一扬,一根树枝一样的东西,携裹着点点水珠,从泉水中飞向云昭。

    拖到一半,云昭到底心软了,仁慈地换了个拖法,但还是不可避免地伤到了林思阳的屁股和腿。


努力加载中...
章节内容被浏览器屏蔽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广告过滤功能或者更换浏览器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