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水呛死后穿成男主死对头 - 分卷阅读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老赵又接着道,并递了一张卷子递到他手上:“你看看,这是年级第一的9班周传的卷子,看看人家的态度,人家的字。”

    第3章 桃花度数

    几个老师抬头瞧了他一眼,继而朽木不可雕地撇撇嘴,低头接着干自己的事情。

    然后紧接着他就顺势问出了心底最关心的问题,“你们觉得我和他单打独斗的话,谁能打?”

    同时,店员小姐姐在一旁捂着嘴,脸红着夸道:“好有艺术气质啊。”

    -

    薛忱倚在后座上,看车窗外的纷繁在被削弱的日光中飞速变幻,像极了走马灯,强行适应新生活的疲惫也纷至沓来。

    不见也罢,正好有空去配个眼镜剪个头发。

    他扭头牵过一缕头发看,发尾居然还挑染了一抹绿。

    在书里,桃花运大概是指对女主一见钟情的情节。

    老赵见他真得认真看,觉得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又给他拿了一张:“再看看年级第二的。”

    蓄长发?谁蓄长发了?

    测完视力,左眼666,右眼520。

    薛忱去了办公室。

    管叔立刻丢了一瓶水,薛忱说了句:“谢了。”

    字迹很娟秀,就是有点小,力道有点轻,快速阅卷的情况下容易吃亏可能被看漏字。思路也不如年级第一的犀利,但好在很缜密细腻。

    “……”几个哥们面面相觑:第一次见面时不是已经打过了吗,而且结局不是很明显吗?

    虽然心里对男主依然忌讳,但想到这里他已经有点咽不下这口气,只是不露声色罢了。

    学校在研州东区,他家在研州西区,相隔二十几公里。车开了接近一个小时,才终于到家。

    “那是,他也配入我的眼?还死对头,他也配?”薛忱表面上酷炫狂拽地凹着人设,实际上怂得一比。

    一堆损友还在继续,“对啊,隔这么远哪里入得了咱们忱哥的眼。”

    司机管叔来接他,他坐进来,司机眼睛里反倒有一种惶恐的谨慎:“夫人给我打电话,让我务必接少爷早点回家,说他们今晚会回来和少爷一起吃饭。”

    薛忱对良师一直怀有敬意,相比课堂上态度微微谦逊了一些:“赵老师,还有事吗?”

    晚上八点,薛忱就明白原身为什么叛逆了。他爸妈打了个电话过来,说什么飞机延误了,明天才能回来。

    薛忱接过试卷,凑得很近才终于看清上面的字。

    最后,又拿了俞烬的卷子,老赵语气明显变了,“再看看这位跳大神的!”

    这些哥们都是些什么神仙下凡,语文课都用来睡觉了吗?

    薛忱读书时年龄小,没满七岁就上了一年级,中途还被他爸安排跳了一级。一开始跟不上班级进度,后来不也是一步步逆袭过来的。经历过这些,他从来不相信任何绝对与不可能。

    什么魔幻度数……

    “呵呵呵,哎哟,瞧我这眼神,原来是弟弟啊。”

    老赵正在批卷子,见他来了,动作一顿,翘起了二郎腿,敲了敲手上的卷子:“来了,看看这是什么。”

    几个男生又是一顿嘴炮,本意是要把他劝下来,结果说憨话不过脑袋,只能起到推波助澜的反作用。

    又把他的卷子递了过来,只有选择题写了,其他题只写了一个风骚的解。

    他表情一冷,下巴一扬,flag张口就来:“等着,开学后我迟早收他做小弟,他得管我叫一声哥。”

    店员小姐姐对他格外热情,声音甜开了花:“小兄弟,你这度数很吉利呐,看来最近要走桃花运哦。”

    管叔头上继续冒冷汗,生怕他像上次一样,前脚笑着,后脚忽然一个不高兴直接跳车。

    保姆杨姨已经做好了丰盛的晚餐,可是他父母还没回来。薛忱有点犯困,在沙发上小憩。

    毛线的妹妹。

    一瞬间,脑海里又自动回忆起无数个周末他们一次比一次奇葩的食言理由。

    “但是你想不开要露一手也行,哥几个陪你。”厉华盛拍了拍他的肩,一脸哥懂你愿意陪你一起放肆的微妙表情,“你打赢了就给你录下来当纪念品,输了的话到时候免费收尸!”

    看这部小说的时候,他就一直在默默吐槽作者的外貌描写,全是笼统的“漂亮”“帅”“有点野”,从头到尾没有说书里的薛忱具体长啥样。

    靠,作者大大,对待炮灰有必要如此随意地恶搞么?还杀马特留长发,还挑染?!

    他也终于看清楚了镜子里自己的脸,忽然就理解店员为什么把他误认成女生了。

    老赵隔壁的老师刚抽完烟,整个人浸在烟雾缭绕的仙境中,一股子烟味儿。拒绝二手烟的薛忱本能地离得很远,和老赵之间隔了整整一米。以他睁眼瞎的视力根本看不清,只看到一堆白花花的纸。

    研州六中在研州几十所高中里排名靠后,重点大学升学率只有20%,但赵乾却是研州的十佳物理老师。他教三个班,9班10班是理科火箭班,而他们班则是吊车尾的20班。其实他完全可以在9班10班里随便挑一个班当班主任,但偏偏主动请缨选了他们班。不用说,其实这是一个令人敬畏的好老师。

    通篇白卷,只写了名字。

    ——因为这张脸实在太清秀漂亮了!

    薛忱沉默着,继续选镜片镜眶。他选了一副细窄的金属镜框,轻便并且质感很好,镜片也是最佳材质,所以并不厚重。

    老赵似乎疑惑地蹙了蹙眉:“那个……以后好好听课,不要公然违纪违规,答应让你蓄长发就要遵守约定,不然立刻剪掉。”

    薛忱接过,页眉处写着简莘两个字。

    他往头上一摸,才发现自己扎了个颇具艺术感的低马尾,正乱糟糟地趴在脊背上。

    看着这字,薛忱忽然有点好奇那位男主了。

    “行吧。”薛忱猜他平时一定被原身这小祖宗的喜怒无常给吓坏了,开口缓解气氛,“管叔,帮我拿瓶水。”

    他选择沉默。

    试卷上错题很少,字迹刚劲,解题思路也趋近完美,只是有一两道题其实没必要那么多步骤。

    薛忱被这种简单粗暴的语言风格震惊到说不出话。还没想好措辞,就又听见陈顼悄悄道,“要不像以前那样看不顺眼找人悄悄打一顿就是了,你又不差钱,其实真没必要为了装逼冒这么大风险。”

    最后还是厉华盛打破沉默:“操,你不会忽然想起还有个死对头,心血来潮想跟他打一架吧?我劝你还是算了,那么多人想挑战他,不还是全都失败了。”

    小恶霸的父母经营着一家上市公司,完全可以花钱把他砸去更好的学校,可他很叛逆,跟父母关系奇差,故意选了离家最远、市区最烂的一所。连司机来接他,他也每次都对司机视而不见,而是自己打车回去。

    不是桃花运,是桃花劫!

    为什么这种话听来这么欠揍,是笃定他打不赢么,越这样说越容易激起他的胜负心。薛忱性格表面上很寡淡,但在自己在乎的事情上胜负心莫名地重。前世他身体那么好那么能打,凭什么穿在弱鸡的身上就没可能逆袭?

    哟,这不是女主的吗?

    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少年意气的薛忱在这种自带激将效果的语境下,一不小心就凹人设凹上了瘾。

    他刚来到眼镜店,一个面容糊成团的女店员立刻热情地招呼道:“妹妹,配眼镜吗?”

    收回卷子,老赵又说教了他一会儿,准备放他离开的时候又把他叫了回来。

    然后他又说了些鼓励夹杂批评的话,他刚说完,其他几个老师也跟着夸学霸,听着有点踩一捧一的意思。

    店里人多,眼镜很快配好。戴上眼镜的一刹那,整个世界都清晰了几百倍。

    现在是7月初,他们准高三刚刚补课一周,学校特批周五下午就放假。明明五点半了,阳光依然毒辣。

    他尬了两秒,淡定地开口:“对,配眼镜。”

    出校门的路上,好几个脸上打了马赛克的女生红着脸和他打招呼。小恶霸还挺受欢迎。

    “俞”字还算中规中矩,悄悄藏着凌厉的笔锋,但那个“烬”字写到最后完全飞了起来,好像字迹的主人觉得连写这个两个字都是在浪费时间,恨不得快点离开去完成自己真正想做的某件事。

    当初他父母怕儿子娇生惯养,小的时候就把他抱去了农村的小姨家寄养,直到初中的时候才抱回来,那时他才知道自己原来也有爹妈。后来生活是优渥了,可一个月根本见不到父母几面,回家的不是这个代理就是那个秘书。偌大的别墅里常常除了他,只有司机和保姆,以及偶尔潜伏在附近的保镖。到目前,他和父母已经两个月没见过面。

    沃日,这什么虎狼之词……!

    “什么被.干.趴下!那次是意外。忱哥你直接干.他就是了!”

    “我教年级最好的两个班,也教你们班,差别真的很大。我一直觉得你们是基础不好,聪明还是聪明的,就看想不想学。但实际上……你们却是比想象得更让人操心。”

    “怎么,打算亲自露一手?也没看你亲自上阵过,除了想干俞烬反被他.干.趴下的那一次……”

    “看完了?再看看你自己的对比一下。”

    哇,不愧是男主,果然不一般!

    ???


努力加载中...
章节内容被浏览器屏蔽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广告过滤功能或者更换浏览器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