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水呛死后穿成男主死对头 - 分卷阅读6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但好歹工人大哥还是如愿地缓缓走近,但走到他身边时忽然冷淡地收回视线,然后……直接越过他,继续往前走。

    “喂,杨叔,我刚忙完出来。”

    薛忱几乎是立刻下意识地去扯住工人的裤脚,上面沾满了灰尘和泥土。

    薛忱精神一震,救星来了!

    忽然,一个醉醺醺的声音从身后不远处传来,油腻至极:“哟,小美女,这么晚怎么还不回家呢?”

    那不行,你不能走,救救孩子,你是唯一的救星了!

    薛忱顿时觉得人心不古,直接见死不救的么。一直信奉人性本善的薛忱感觉到小小的受伤,可他必须抓住这根救命稻草,命重要啊命重要!

    语速过快,听起来有编造的嫌疑。

    声音有点远,可清清凉凉的,透着一种不卑不亢的淡漠,相当有穿透力,正在往这边走。

    俞烬轻舒了一口气后,拿起仅剩一点的矿泉水一口灌了下去。

    靠,不是醉,是胃痛。

    俞烬表情有轻微的变化,却依旧冷酷:“所以我凭什么救你。”

    工人大哥似乎看了过来,双目相对,薛忱顿时觉得那个目光有点犀利。

    但薛忱却因为刚才的举动而吃了大亏。

    在工地搬砖的工人大哥?脑海里并没有这个人的印象。

    两张脸的距离被拉进,薛忱也终于大致看清了他的面容,心头不禁被惊艳了一把——居然意料之外地年轻和帅气,就是逆着灯影的眼神有点冷酷。

    薛忱吐完,依然觉得难受。听到这么一句话,就更想吐了。

    “关我什么事?”

    他最恨这种丢男同胞脸的败类,想起身教训他一顿。但是刚一发力,胃部的疼痛就隐隐撕扯着他的神经,威胁他最好不要乱动。

    无奈之下,他只好继续往前走,一边看看有没有没有关闭的店铺,想进去给手机充个电。然而,他越走越荒凉,根本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路上唯一开着的店因为他浑身酒气又打扮得特立独行而拒绝了他。

    俞烬声音登时跟从冰里泡过一样,命令道:“松开。”

    走不动了,想打个车,却发现手机在这个紧要关头没电关机了。

    然后立即他听见那人克制地倒吸了一口气。

    呕!

    剧烈的动作唤醒了新的疼痛,汗水又密密麻麻地自额头渗出。

    于是薛忱保持着蹲姿,微微侧过头看着醉汉,刻意压粗声线,冷冷地把所有脏话都骂了出来。

    许是身体上的疲惫激发了酒精的躁动,胃里一阵翻涌,想吐。

    他一动不动地蹲在地上,狼狈地捂着腹部,觉得自己真是倒霉到了极点。

    夜里很静,连虫鸣声都清晰可闻。

    “拜托……“再求援最后一次,“我真得……”

    薛忱蹙眉,“嗯?我认识你么?你认识我?”

    对!看过来!薛忱在心里说。

    俞烬冷冷说完,抽回脚就打算走。

    那醉汉被踢倒在地上,一个劲儿哑声叫唤。他本就是微醉,缓过来后明白自己遇见硬茬了,立刻认怂,撒腿就跑。

    汗水已经打湿了鬓角,痛得他有些说不出话。

    他一边打电话,一边随意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阻止它流入眼睛。

    俞烬终于低下头,睥睨地看他,目光很深。

    缓了一会儿,试试看能不能站起来,得到的反馈是腹部又一抽一抽地泛疼。

    他穿着背心短裤,从他的方向判断应该是工地里打工的工人,工人大哥往往善良纯朴,应该会帮自己。

    说话的同时,额角的头发垂下来一缕,衬得那张模糊光影下的侧脸更加小巧精致。

    “诶哟,小俞你真是全能!又是帮忙临时替班又是补习功课的,唉我不知道咋谢谢你了!”杨叔夸道。

    醉汉先是麻木地惊讶了一会儿,几秒钟后目光反而更兴奋,他又贱兮兮地笑起来:“嘿,这么漂亮一张脸居然是个带把儿的!稀奇!”

    于是,他不要脸地抱住了他的大腿,把整个人的重量压在了他的脚上。

    薛忱勉力扶着眼镜看对方走近,身形难以自制地微微摇晃。

    于是他忍痛昂起头看向他,话因为疼痛而没能说完整,并且中气不足声音有点轻飘飘的:“大哥,能帮忙……”

    “你不认识我?”

    月色和昏暗的灯光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叛逆地割裂成两个深浅不一的自己,最终在脚下互相重叠。

    半晌,俞烬冷冷牵了牵嘴角:“留长发,喝酒,夜不归宿的好学生?

    “相逢一场…就是缘。”

    说完,他漠然地上下扫视了他一遍。言下之意,觉得他在装。

    “你他妈眼瞎,老子像女人吗?滚!”

    不知过了多久,薛忱隐隐听见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像在打电话。

    路旁是个建筑工地,夜深人静,阴影温柔地隐藏了他狼狈的模样。

    呸!更恶心了!滚尼玛的!

    ……再蹲会儿吧。

    短暂地适应了痛感后,薛忱说话终于稍稍能连贯一点,他赶紧趁现在一次说完:“大哥我是好学生,刚才和几个哥们出来玩,喝了点酒,引发了胃痛,手机没电了,也没钱,真得要多惨有多惨。”

    然后,他就感受到那只脚连同整个人都触电般地愣住了。

    估计是闻到了酒气,以为他是醉鬼。

    薛忱冷静地调整呼吸,看能不能试着站起来立刻揍他两拳,结果又吐了。

    第6章 雷锋

    ……为什么不太友善的样子?

    他就着那个姿势抬头仰望了一眼夜幕中的星火,眉峰愈加冷厉。

    本来还想再去揍那人两拳,胃却报复式地灼烧和疼痛起来,他一时失了力,脚下一滑半跪在地上。

    杨叔在电话里道:“怎么这么晚啊?不是早就该下班了吗?”

    他收回视线,往前走,看见前面的马路上半蹲着一个人。

    说完薛忱就低下了头,腹部的疼痛又加剧了,这次他甚至没忍住,低低地□□出声。手也在不经意间又攥紧了他的裤腿,摸到他小腿上结实的肌肉。

    俞烬淡声回答:“张老板让我帮忙比对数据,额外给了加班工资。”

    果不其然,这位大哥静静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像看傻逼。

    薛忱在心里把原身的恶习骂了八百遍,想死的心都有了:“也许以前不算是,但以后…一定是。我会痛改前非…大哥…拜托不要见死不救。”

    周身搜遍,地铁卡和现金都没带。出租车虽说可以到付,可这个点估计已经太晚,他连出租车的影都没看到。

    “我谢谢杨叔才是,是您帮我介绍的资源。好,没问题,随时可以。嗯,您注意身体,早点休息,拜。”他礼貌地笑了两声,随后寒暄几句后结束了通话。

    俞烬从工地出来。

    醉汉笑嘻嘻走过来,就在要碰到薛忱单薄的脊背的刹那,薛忱猛地起身,加上前世的拳脚技法铆足了全身的劲儿,一脚踢向他的腹部,力道狠厉又精准。

    俞烬薄薄的眼皮掀起,漫不经心地眨了一下。

    腹部如同尖刀在不停搅动一般,同时又酸又胀,痛得他大夏天里冷汗直流。

    酒精是一种神奇的东西,能暴露折射出一个人被隐藏起来最真实的一面。这个醉汉现在能说出这样的话,就从侧面说明了他平常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薛忱立刻绕到灯光更幽暗的一条街,找了个角落蹲下,哗地吐了出来。

    薛忱一手把他的裤腿扯地死死的,一手捂着肚子解释道,语调里带着冒昧的歉意:“那个……大哥,能帮忙打个120么?我的胃要痛死了……”


努力加载中...
章节内容被浏览器屏蔽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广告过滤功能或者更换浏览器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