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水呛死后穿成男主死对头 - 分卷阅读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花生爸爸]:……不知道,何念发现了我,把门关死了

    大叔出门拐角,看见正打游戏打得入迷的少年,脱下拖鞋拿在手上:“徐锦昭!给我滚过来!”

    唤作徐锦昭的少年侧身闪过,手上不能停,惊惶了几秒又淡定下来,灵活地避开又一记拖鞋,抱起手机撒腿就往外跑。

    反正这人已经见过自己最狼狈的模样,他们又不认识,也就没必要在他面前凹人设了。

    徐锦昭:“嘤…哥…!”

    徐锦昭连游戏都不打了,“卧槽,你们认识啊?你同学?”

    他本就属于走在人群中会给人带来压迫的气场,从那天夜里他冰凉的声线就可以听出。这张脸,也是令人想要偷偷看两眼的那种过目不忘的类型。

    “啪”地一声,徐锦昭惊得手机掉在了地上,他立刻“卧槽”着捡起来,感叹幸好手机耐摔。然后八百里加速回到八卦现场,一脸怀疑人生的表情:“弄脏裤子?我日,哥你什么情况?他真的是女生?不是有喉结吗?怪不得那么守时的你那天居然夜不归宿,你们干嘛去了…???”

    薛忱和他们瞎扯了一阵后,关掉了手机。

    书店门口的大叔正低着头对照表格核对着什么,瞧见他进来也没理会。

    [忱]:训啥了

    “我日!”

    俞烬见怪不怪了。

    他也没事干,立即打车过去看看。司机是个和蔼的大叔,也穿个黑背心,让他想起了上次救他那个年轻帅气的工人大哥“雷锋”。

    “上次路过,帮了他一个忙。”

    [忱]:那他人现在呢?有没有照片,拍一张给我

    “我女儿研州外国语的,当时学校里有个比他高一级的学长,高中三年一直是全年级第一,心高气傲,老师给他保送资格他不要,硬要在高考考场上证明自己。结果……”司机师傅说到兴头上,战术喝水,钓他胃口。

    大叔愣了半晌,随后眯眯眼笑笑:“好的,你等等。”

    “人都来了!”徐费齐看了眼里屋,见薛忱刚好正往外走,本着家丑不可外扬的原则才总算收回杀气把鞋穿上。

    俞烬眉梢微动,淡淡掀了掀眼皮,看了他一眼,毫不掩饰探究的意味。

    这书不错!薛忱露出一抹笑意,抬起头去结账,迎面就撞上俞烬野火一样的眼神。

    “什么事儿?”

    “师傅,附近有没有王牌的补习班啊,或者私人家教机构?”

    薛忱说:“嗯,我是学渣,高三了,想痛改前非。”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薛忱觉得那语气有淡淡的揶揄,凉凉的声音,听得他耳朵发痒。

    譬如他,就选择了离家很远的大学。

    “上周有人订书,说都不给我说一声,钱也自己吞了,还打游戏!老子让你打游戏!”徐费齐说着又拥上去要收拾徐锦昭,徐锦昭立刻以俞烬为轴心绕到另一边。

    徐锦昭不吭声了。俞烬刚才似乎瞪了他一眼,看得他心里发毛。

    “诶,这你就问对人了。市中心的花园路就有一家,我女儿就在里边补习过的,后来高考时比一模涨了100多分儿去了985哈哈哈,叫锦什么来着…名字我忘了,你地图上看看吧,反正挺出名的。你想补课啊?”司机在反光镜里多看了他几眼。

    听见薛忱唤他,俞烬气氛很冷淡,只是微微挑了一下眉。

    “小兄弟,到了。”司机提醒他。

    书店老板徐费齐看到俞烬,神色立马变得温和许多:“上班回来啦?上去歇会儿吧,马上吃饭,就等你了。”

    俞烬道:“算了吧,我记得电话。”

    薛忱回神,发现已经到了废书的门口。

    俞烬这次没理他,任由他被拖走,只剩下自己和薛忱留在原地。

    “我说过,算了。”俞烬说,“而且我对交朋友没兴趣。”

    俞烬蹙眉,步伐停下来,神色一贯地冷沉。

    薛忱记性向来很好,一眼就认出了俞烬。

    前世,他读书虽早,大一新生军训时都还差两个月才满18岁。但在学习上从不吃力,比其他大他很多的同学成绩也好得多,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他深谙学习其实是靠战略勤奋的道理,二是他学习考试时的心态很好。或者说,家庭影响下,相比回家面对严厉的母亲,他面对学习时那根紧绷的弦反而会放松一些。

    “不用。”俞烬始终气质过于冷淡,他面无表情地继续往里走,从他身边擦肩而过时不小心碰到了他的书,他意味深长地说,“看不出,你还真是个好学生。”

    徐锦昭立刻躲到俞烬身后,继续淡定地打游戏,打到兴头上还骂了句:“快,辅助!掩护我!”

    傍晚,薛忱吃了药饭后散步消食。灯影幢幢,与暮色交织,有老人摇着古旧的蒲扇边走边闲聊家长里短。

    薛忱觉得这群哥们真是些活宝。他都配眼镜了,还看不出来他以前不是脸盲而是近视。

    徐锦昭挪不开手,想把身体往俞烬身上靠:“哥,别走!”

    很快,大叔就找到了那本书,8块钱卖给了他。然后又说新到了一批艺术类的旧书,问他要不要来看看。

    “上周日早上8:30,我买了一本《重塑构造·上》,就在角落里那个柜子里第四排从右往左数第三本,没有下册,所以我留了电话号码,一个小弟弟说到了会联系我。”

    这些措辞没有经过思考,完全遵循着前世的风格,无意间暴露出本来的他,标准的好学生式温和有礼。

    [你花生爸爸]:他是谁,被训完早溜了,你要照片干啥

    还是薛忱首先打破沉默,直白道:“大哥要不加个微信,我把钱转给你,那天晚上一定给你添了很多麻烦吧,相逢就是缘,交个朋友?”

    薛忱点头应和。

    见俞烬不想说话,薛忱主动开口:“真是太有缘了,居然在这儿遇见。上次你帮了我,还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结果高考时心理疾病犯了,紧张到一个字都没写出来,每堂考试都交了白卷。成了研外传说。”

    薛忱很捧场:“结果怎么着?”

    而且,这眼神太冷,寸头太野,实在太有辨别性了。

    散漫地走到一半,他忽然想起那家叫作废书的书店,那家店现在还没给他打电话。

    “我去…”那岂不是12年都白费了。

    可其他人却未必。不知有多少人仍在寒窗苦苦挣扎,无比努力却收效甚微。但高三,本就是对心智的双重考验,撑过来的都是强者。或许有时,许多人咬着一口气熬过来的理由纯粹得可爱——就是为了稍微叛逆一点,可以暂时逃离以爱为名的桎梏,奔赴远方与自由。

    薛忱:“你你你是那个…雷锋?”

    薛忱冲俞烬一笑,“我一直在找你,那晚弄脏了你一条裤子,很不好意思。”

    他和俞烬同时尴尬了一瞬,徐费齐也从短暂的愕然里回神,抄起旁边一个鸡毛掸子就要收拾那小子,“妈拉个巴子,你小子不会说话就闭嘴,顾客都被你给得罪完了!给老子过来……”

    司机笑得和蔼:“高三了啊,没关系,努力就行。但其实学习也不能光看努力,可能也看天赋吧,也不能这么说,影响因素蛮多的,心理因素和抉择的影响尤其大。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一个事儿啊。”

    第8章 寸头兄

    大叔:“?”

    况且,那晚他摸到了他小腿上壮硕紧实的肌肉,今天又看清了他协调完美的身形。凭他前世丰富的健身经验判断,这人绝对巨能打,不如趁机抱个大腿,以后万一对上男主说不定还能反败为胜。

    薛忱歪头,“给个微信呗。”

    俞烬手伸到背后去抵住他,往前走了一两步和他拉开距离。他回应面前的徐费齐:“嗯,徐叔。他又犯什么错了?”

    薛忱:天,这位小朋友想到哪里去了,脑洞好大……

    薛忱当然乐意,跟着大叔走到狭促逼仄的里屋,在满屋旧书味里慢慢挑选。

    薛忱抱着两本书,低头翻看。眼镜因为这个动作微微下滑,他不禁用指节抬了一下。

    司机愈发津津乐道:“最后啊,只拿了个高中毕业证,听说他直接去外地工作了,也没复读。你看啊,他就是个反面教材。决断上放弃保送,心理上又心态脆弱,心高气傲要不得啊,还是脚踏实地平常心要紧。”

    薛忱打算做好两手准备,万一穿不回去了,他还是得自己再高考一次。但按照小恶霸的人设要想逆袭得不突兀,免得高考时突然惊掉别人下巴的话,还是需要做做面子工夫铺垫铺垫。比如“学渣胃病发作后痛定思痛决定努力上补习班最终考上名校”就不错。

    这次见面他和上次不一样,明显干净了很多,黑色的体恤衫衬得他微微带着小麦色的肤色白皙了几分。俞烬随意地站在他面前,比他高半个头。

    薛忱轻轻敲了下桌子:“叔,上次麻烦您帮我找的书找到了吗?”

    闲来无事,薛忱和司机聊起天来。

    [顼嘘嘘嘘嘘]:你傻啊,找人教训他肯定要照片啊,哦忱哥亲自上阵,不对亲自上阵也要照片啊,他脸盲

    然后面前就出现一个人影,他看到了救星:“呀,老哥,你终于回来了!”

    薛忱静静看着俞烬。不知为何,面对这张好看的大冷脸,越是被拒绝他越来劲儿,他清清嗓子,开始自黑,“我这人人傻钱多,和我做朋友很快乐的。”

    [忱]:脸盲个鬼。算了,我下周就回来了


努力加载中...
章节内容被浏览器屏蔽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广告过滤功能或者更换浏览器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