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水呛死后穿成男主死对头 - 分卷阅读7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他眼神一狠,冲自己的一个小弟喊道:“老云,我给你的刀你怎么不用!”

    “下午四点半到六点不等。”

    李峤脑袋里信息量爆炸:他一直以为他们是约好时间差不多一起来,结果是都同居了?

    薛忱冷笑:“言和?你被退学时脑子也被一起被学校回收了?就你们这样子像来言和的?还是说你记性被狗吃了,忘了上次烧烤店的事。”

    晚了一步,薛忱被迫忍痛闭上眼睛,视线骤然陷入黑暗,陌生又熟悉的强烈刺激和痛感猛烈地敲击着痛觉神经,打乱了他的步伐。可尖锐的痛感里夹杂着一种难以名状的钝痛,好像是从内心深处传来。

    “还有事。”俞烬直接拒绝,作势要走。关键时刻,薛忱拉住了他的手。

    烟嗓会意,眼珠一转,吼了一声:“好!”

    “是不是走我们上次经过的那条路?!”又听烟嗓不耐烦地问。

    “土墙巷!”

    但是,还有说不通的地方,他以前怎么就认定自己是那类人了呢?

    “一般在几点?”

    作者有话要说:以前的反派,现在正在往沙雕的方向迈进~

    他们刚走到榕树下, 就在榕树阴影的外围停了下来。因为树的巨大阴翳下站了十几个人,正是钟逸凡之流。

    “忍一忍。”

    李峤心惊,下意识地觉得他说的人是自己认识的人,于是悄咪咪伸长了耳朵,大着胆子偷听厕所里的谈话。正好他们的嗓门不算小,李峤又离得近,听得很清楚。

    之后里面传来鞋底摩擦地面的声音,说话的人似乎蹲了下来,放低的声音里满是调侃,“你这小身板儿也想当警察?对了,有钱没?”

    妈.的死同性恋,恶心爆了!我呸!

    “……”

    但是他必须要报复薛忱,事到如今,已经顾不上这些了。

    第51章 打架

    “哦哦…嗯。”那声音回想了一会儿,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完全细如蚊蚋。烟嗓火冒三丈,“所以你他娘的倒是说清楚是不是!”

    “慌了,我诈你呢 ,刀在我这儿!”钟逸凡终于等到这个机会,抓住薛忱的手臂兴奋地大吼,“老子不仅要你瞎!还要划烂你这张脸!”

    “凡哥怎么说的?确定是明天下午?”其中一人问。

    钟逸凡看着周围的小弟已经倒了一半,心想自己的动作也得快一点。

    薛忱知晓俞烬的脾气,于是由着他拉,但也顺势把他往自己这边拉了一点,示意别走,留下来直面问题。果然,直到俞烬和他站得很近后他才松开了手。

    李峤:……

    俞烬蹙眉。这个人比刚才的人要狡猾一些,一直不肯近他身,明显实战经验比那些人要丰富的多。

    “啊…你们上次走的哪…哪条路?”

    “你呢?”

    李峤也出了冷汗,这是要见血?事态可能比他想的更严重。

    薛忱刚撂倒了一个人便听见钟逸凡这句话,不禁心头一颤,分神地看向俞烬那边。但是他和俞烬的距离在游斗的过程中被拉开了些许,他看不清俞烬现在的状况。

    “行!凡哥早就想给姓薛那娘炮毁容了,老子新买的刀也还没用呢。”

    “……那你觉得什么更刺激?”

    薛忱捂着眼睛,脸颊上淌着像是由眼部强烈刺激而应激产生的泪水。

    “用些女生的东西,不嫌丢人吗?”俞烬迅速瞟了一眼那喷雾上的指甲印,眼神一变,拿起喷雾就往钟逸凡脸上喷,他在他的惨叫声里说,“那个女生上次没喷中你是吧,人渣。”

    那个刚才吐痰的烟嗓道:“废话,凡哥和老子说的话难道还能改,早就想收拾他们了,结果他妈.的墨迹了一个月!”

    薛忱看到李峤的脸瞬间煞白煞白的,好像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他这么讨厌自己。与其说讨厌自己,不如说是恐同。

    俞烬阴沉着脸,眼里汹涌着骇然的杀意,而实际行动也证明他很想弄死自己。他握着的手腕没松,紧接着膝盖一痛,他跪下来,可手腕还是被俞烬抓着,身体的力道让他的整只右手瞬间完全脱臼,而两根小腿也被人狠狠一脚踩上。

    另一个有点小声斯文的声音说道:“薛…薛忱和俞烬的活动规律我已经摸到了,他们一起租房在学校教师公寓的xx栋…x0x号,每周星期六下午会抄近路一起去附近的市场买菜。”

    想起上次烧烤店自己被揍得很惨的事,钟逸凡脸色一僵, 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捏瘪了手中的易拉罐啤酒往地上狠狠一砸:“操,你他妈给脸不要脸,给老子上!”

    “你相信李峤说的吗?”

    忽然,一个圆柱形的东西冷不防地出现在眼前,随之而来的是带有严重刺激性的喷雾猛地喷进他的眼睛。

    某峤其实是非典型恐同,即…(不是)

    一个人冲上来,薛忱随便一勾腿,再猛然一顶膝,就快准狠地把人制服在地。

    “你有话就说。”俞烬的语气很冷很欠揍。

    周六下午, 去买菜的路上,薛忱问俞烬。

    我都把恶心写在脸上了,你们还变本加厉……

    接着,李峤听见了其他人的劝诱声和男生加大嗓门的“是是是!”。

    -

    李峤也没指望他们心平气和地跟自己说话,他用赶着投胎的语速飞快道:“文科班那几个人明天下午四点半到六点在巷子里埋伏你们,爱信不信!”

    她那一头玉米须一样的黄毛被风吹起,空气里飘过一丝尴尬。都十月底了,这人为了装逼还穿短袖。

    俞烬所有的动作都发生在半分钟内,钟逸凡完全失去行动能力后,他有些慌乱地走到薛忱面前。

    “哟老薛, 老…我等你们很久了, 今天来是想亲自跟你握手言和的, 我——阿嚏!”

    俞烬淡笑:“以后告诉你。”

    薛忱意识到他当着一个恐同的同学的面拉男朋友的手不太好,想要松开俞烬的手,却被反手握住。

    薛忱脸色骤然一冷。

    哼, 卖关子的狗男人。

    “嗯,这才乖嘛,以后在学校云哥罩你。”

    防狼喷雾!?

    钟逸凡带领着一大群人从阴影里走出来。

    这些遮挡物和诡异的氛围让这里成为了天然的打架滋事场所。

    “我觉得有可能是真的, 他表面上讨厌我, 但也从来没做过什么过于恶劣的事情, 就是有点小心眼儿吧。”薛忱忽然和俞烬拉近一点儿距离, 撞了撞他的肩,“你看到昨天他的表情没, 看见我们手拉在一块儿那个表情,有点刺激。”

    钟逸凡站在最外围,本来看薛忱打架就觉得已经够疯够狠了,没想到俞烬打起架来更猛更可怕。果然如传言所说,俞烬不能轻易招惹。

    这时,他们走到了巷子最隐秘的一个拐角,四周没什么建筑, 只有一棵大榕树和一台报废的车辆, 墙壁上还有红漆喷绘的诡异话语和单词。

    晚自习下课,薛忱和俞烬收拾东西准备走人,要回寝室去过愉快的二人世界。

    俞烬再怎么狠,总不可能杀人吧。

    李峤抱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资料,脸色臭屁地走到他们面前,语气不悦:“喂,你们帮忙分一下。”

    肩上传来冰冷的撕裂感,薛忱感觉到一把小刀锋利地划破了他的右肩,很痛。

    李峤:尼玛!死gay!当着他的面秀恩爱!

    “这就刺激了?”俞烬转头看他, 语调意味深长。

    厕所里短暂地安静了一会儿。

    他高举着小刀,眼看就要落在薛忱脸上,手腕上忽然传来一股大力,森然可怖的力道几乎要捏碎它。

    李峤预感他们要出来了,在他们出来之前,迅速躲到了更隐蔽的地方去。

    虽然出门时没戴眼镜,却一点也不妨碍他根据人的姿态体势判断下一步动作。俞烬则不一样,他的身高占据了很大优势,那些人冲过来还没碰到他,他就先一步在瞬间把对方的手腕给拧折了扔到地上,任他们懵逼地在地上痛苦呻.吟。

    薛忱和俞烬一点都不虚,这些人一上来就张牙舞爪,明显都是花架子。

    薛忱顺带瞟了眼他的表情,明目张胆地写着“狗粮好吃吗”几个字。

    “操——!”

    “俞…俞烬!”


努力加载中...
章节内容被浏览器屏蔽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广告过滤功能或者更换浏览器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