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水呛死后穿成男主死对头 - 分卷阅读8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54章 生日

    手背上传来温暖的触感,抬眸便看到薛忱凝视他的双眼。

    “这是我妈,她叫叶灯。”俞烬说。

    然而,他们这一去去的有点久, 直到考试快结束也还没回来。

    日子过得飞快, 逐渐入秋,快十一月了。

    薛忱跟他挑眉笑了笑,说:“一年。”

    俞烬一定会选择远离俞望深的城市,那时天高任鸟飞,再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他们。

    “我不会法语和日语、俄语等其他语言,只会英文和中文。”

    俞烬可以和他考同一所大学,只要考上大学,以他的能力,完全能够迅速视线经济独立。

    “不会。”虽然他今天答应薛忱的条件让他感到很意外,但俞望深不是出尔反尔的人,“就算真的来,我也不会让他打扰到我们。”

    月考没有严格, 只要不太频繁就没关系。他看过那次预选赛的录像, 知道这俩一战成名的人肯定是不屑于在这一科上搞小动作了。

    俞烬轻轻发笑。

    一切变了, 却又好像是当初的模样。

    俞烬就在薛忱的右后方不远处, 薛忱只要微微转头就能将他藏进余光。

    他问薛忱:“要不要一起看。”

    她接下来要说什么他都记得很清楚,因为当时她在房间里录制视频的时候他全都听见了。

    第二天,医生检查完薛忱的眼睛没事了以后,他们就回了出租屋。

    这臭小子,不是从来都板着一张脸吗?

    之后的照片,盛大豪华的婚礼、隆重宴宾……还有叶灯一手牵着俞望深,一手摸着隆起的肚子,眼神里满是慈爱。还有俞烬降生后叶灯抱着这个小婴儿的画面,但越往后,越看不到俞望深的影子,而叶灯的笑容也开始逐渐失去光彩。

    俞望深和叶灯牵着手。叶灯依然笑容璀璨夺目,但俞望深帅气精致的面孔上,笑容却是僵硬的。比起微笑,更像冷笑,还写着尴尬两个字,不难看出俞望深似乎有一点镜头恐惧症。而下一张,叶灯勾住他的脖子,用手去捏他的脸,凑出一个勉强还算好看的微笑,两人的距离很近,动作也相当亲昵。

    一个吻敬自由,一个吻敬热爱,一个吻敬未来。

    第一张是一个年轻温雅的漂亮女生,手上抱着书,坐在树下的路边长椅上,正在对镜头后面的人温柔地笑,好像一看到镜头后的人就收敛不住笑意。

    “俞烬……”薛忱伏在他胸膛问,“你那个神仙物种爸真得不会再来打扰你了?”

    但不同的是, 有那么几个晚自习后他们会留到最后关掉教室里的灯,在漆黑的心跳声里, 薛忱坐在课桌上和俞烬俯身接吻。

    里面有两个文件夹。一个是压缩包,另一个里面全是照片。

    薛忱眼里有星星:“好啊,哥哥——”

    俞望深起身,哪怕那钱最后他根本不会要,也还是要在嘴上为自己扳回一局。

    然后,以前的事情,就都不重要了。有薛忱在,就足够了。

    他们这副忘我交流的模样,让他觉得就算他拒绝了,并且真得让俞烬和薛忱被迫分开,他们还是有办法相遇重新在一起。

    见俞烬没反应,表情冷凝,似乎还沉浸在悲伤里,薛忱便跨坐到他腿上使劲夸他撩他,“你看你还会那么多语言,会那么多技能,还有一个全宇宙第二可爱的男朋友,你最牛逼!”

    作者有话要说:俞烬:你坐我腿上边撩边表白,真是胆子大的不要不要的,就不怕我黑掉晋江当场给你来一车?

    薛忱捧着他的脸颊,一手勾着他的脖颈,凑上前轻轻吻了一下俞烬的下唇,在他唇边说,“所以,我爱你。”

    “很小的时候,他就毫不掩饰对我的厌恶,趁我妈不在的时候对我拳打脚踢。后来,我妈终于发现俞望深执拗地无可救药,无法调和我们的关系才带着我离开。刚上小学的时候,我一度以为俞望深之所以那么对我,是因为我不是他亲生的,他是我继父,后来在出租屋里偶然撞见他们的纠缠和谈话,我才知道真相。”俞烬顿了顿,“他爱我妈,但也爱得病态,恨我夺走了她的年轻美好和青春活力。我妈表面上因我而恨他,但心底其实也还是爱着他的。”

    一年,可以争取很多变数。

    过一会儿俞烬也举手申请,监考老师翻个白眼头一甩, 表示要去赶紧去。

    俞烬一翻身,轻易就把薛忱压在了沙发上。

    是母语的我爱你。

    俞烬本想回抱他,听他这么一夸,忽然觉得还可以再等等看他还要瞎说些什么。

    他感觉自己被.上了一课, 旷课小能手就算变成学霸,那也是爱旷课的学霸。

    一进门,薛忱就把俞烬扑到沙发上。

    母语羞涩效应里,人们总是不愿意用母语表达爱。

    ……

    阿灯,你快回来管管咱们的儿子啊,不然我只想揍他……

    “俞烬,你走出来了,你自由了。你是世界上最帅最坚强、最可爱、最温暖、最值得爱的人。你有最自由不羁的灵魂。”

    薛忱抓住这个机会,捧着他的脸:“俞烬,法语的我爱你怎么说,教教我。俄语呢?日语呢?德语呢?”

    第二张是海边,镜头里多了一只从镜头伸过来的手,叶灯牵着他,笑得露出一排牙齿,好像很开心。俞烬的记忆里,母亲总是很温柔,但也仅仅是温柔。原来,她也曾这么爽朗地开怀大笑过。

    即便高三的时间线被成堆成堆的试卷和讲练加速, 但是薛忱只要看旁边的人一眼, 就觉得时间慢了下来。

    “所以尽可能地努力,永远年级第一,跳级,学习各种技能和语言,不哭不闹自己上下学,不给俞望深任何在我妈面前说我坏话的机会。他恨我,我也恨他。”俞烬语调始终平淡,好像说的不是自己。

    俞烬先点开了照片。

    俞烬忍不住嘴角动了动。

    最后一堂英语考试中途,薛忱请假上厕所。

    “至于我妈病逝后,俞望深开始把目标转移到我身上,是因为我身上留着他爱妻的一半血,他不想承认我是他儿子也没有办法。他一方面极度厌恶我,一方面又因为我妈的关系对我施加控制。”

    俞望深脸色瞬间阴沉,冷冰冰地问:“你从哪里看出来我想和他缓和关系了?”

    薛忱不知道说些什么,就靠得离他近一点。

    后面几张照片换了不同的风景,有不同国家的名胜景点和建筑标志,这说明他们去了很多地方。直到第十几张,叶灯穿上白色纱裙,旁边站了一个青年,那是年轻时的俞望深。

    这话说完,俞烬和俞望深同时一怔。

    下午,离返校上课还有一段时间,俞烬拿出了一个u盘。这是上次海心给他的,是他妈妈的遗物。

    俞望深冷冷看着交握着手的俞烬和薛忱,眼底幽微难明。

    “两百万,到明年的今天。”

    他走到两人座位上一看, 惊讶地发现题目早已答完。

    薛忱过来后,俞烬用转接头将u盘插在了手机的接口里。

    但幸好,他现在遇见了薛忱,找到了那个虚假平衡里空缺的、能够完全填满他内心的东西。

    薛忱知道自己猜对了:“一百万怎么样,按年付,换你一年不要打扰他。”

    “俞烬,不是喜欢你,是我爱你。”

    俞烬被惊讶到,毕竟这是俞望深和他们母子纠缠数年的私事。他不想他牵扯进来,下意识喝止住他:“薛忱。”

    这段话对那时的他,是无比震撼的。有一段时间他差点疯掉,直到一年后才找到微妙的平衡。

    叶灯跟他陈述了种种过往,纠结在他们父子之间,无法也不愿做出选择。以及,她希望有朝一日,他们父子可以看在她的面子上,不要争锋相对。她爱俞烬,但也仍然爱着俞望深。

    薛忱的表情在刚开始看他时是有所顾忌和考量的,此刻看向俞烬,神色却在瞬间变得轻松。而俞烬也正和他私语着什么,嘴角露出了他从来没见过的佯怒和笑意。

    薛忱见他沉默,关掉手机,大力抱住他。

    又迎来了一次月考,薛忱和俞烬因为上次的成绩成功排在同一个考室, 并且在相邻的两列。

    他于是不以为意地解释道:“对,其实我很早就猜到了,他们其实很相爱。但是我的出生,对俞望深而言并不可喜,他没拿我当儿子,只觉得我是夺走了他妻子的第三者。”

    空气中充满沉默。

    俞烬点开视频,是五年前的叶灯。

    转折点,从他的降生开始,愚人节那天。

    第三张第四张同样是海边,笑意一张比一张浓烈,不难看出她是在和镜头后的人热恋。

    可我却觉得,用母语说爱你,最击中人心,最真切直白。

    他真是不想妥协。

    -


努力加载中...
章节内容被浏览器屏蔽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广告过滤功能或者更换浏览器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