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水呛死后穿成男主死对头 - 分卷阅读8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的天。

    俞烬把手机记录翻给她,“她没什么意见。”

    洗完澡,薛忱和俞烬躺在同一张床上,打算为这个美妙的生日画上终点。

    俞烬却仍道:“再近一点。”

    还要私下的学生版本:“务必和对象努力学习,爱可以扭转乾坤,我要拼了,和ta一起上xx大学!”

    薛忱放下画集,扑进俞烬怀里。

    薛忱当时发照片的那条评论区炸了。

    事发当天的周一早上,薛忱和俞烬照常默默来学校。总感觉一路上有人偷偷摸摸盯着他们,还专门盯裤子。

    [实名反对下面爆两人学校班级姓名的人(已口嫌体正直地截图)]

    从此我会握紧你的手,在时间的刻度里,书写以你为名的爱与自由。

    [可爱的蓝孩子都和帅气的蓝孩子在一起了]

    就让你懵逼。

    哥哥,我想起来了。

    但是登上山顶的刹那,可以俯瞰城市的远景,却又没有喧嚣入耳。

    林主任佛了:“果然,发生什么都不用惊讶。”

    薛忱夺过手机,不得了,怪不得这厮知道自己身份证号,原来是他妈亲自泄露的!

    俞烬拿出一个蓝色包装袋,非常精致。薛忱接过打开,里面居然是他很想要的画集,还是限量绝版的。

    [小道消息,神仙小哥哥家里有矿,赶快截图,很快这些就会被封啦]

    薛忱挪了挪,背部贴近他的胸膛,彼此只隔了单薄的衣料。

    原来是这样的。

    不知道是谁出面,微博上的消息很快被压下去,正副校长同时出面,最后的态度居然意外地很宽容。

    ……

    ……

    “看到校训里的自由两个字了吗?从今以后,就从这两个字开始,开始改善我校学风吧。”常校长把烟头摁在烟灰缸里,擦了擦眼镜,“从垫底逆袭,没有什么不可能。”

    “???”

    “你怎么知道我想要这个?”

    更美的是,这里能看见落日。紫红色的薄暮,一点点晕染山陵和俞烬的五官曲线,让人禁不住动心。

    而这里,静谧无人,想怎样动心都可以。

    [太太居然是蓝孩子!看身材就知道一定很好看]

    又好像亲身经历了一场梦,在刹那间百转千回。

    常校长倒是很淡定。

    ……

    当事人十分后悔.jpg

    回到出租屋。

    薛忱没在意,可一连两节课都有人怪异地看着他,对他欲言又止,但又不开口。

    “那天路过一家艺术品店,你看着上面的海报停留了好几秒。你还默念着名字,之后似乎又在手机上搜索,我就开始留意了。”

    俞烬给薛忱做了一桌好吃的,全是薛忱最爱吃的。

    欲望被勾起,燎原野火从星星点点开始,不经意间愈演愈烈,一不小心便烧得四野连了天。

    “我曾写下充满执念的荒诞戏言,未曾想有一天虚妄真的变成了现实,而我在虚妄里重生。但我无所谓究竟处在所谓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哪个世界里,因为我知道,有哥哥的地方就是现实。”

    很快,就有六中的迷妹们扒出了画里的主角,以及这条裤子的来源。接着被大号转发,相继爆料,一天之内,上了热搜。

    周一,发生了一件大事,薛忱和俞烬火出全学校了。

    “都贴着你这么近了。”都贴一块儿了,还能怎么近。薛忱觉得他在耍自己,要离他远一点,结果刚挪开又被捉回来。

    因为学校聚众吃瓜,林主任带队缴获大量手机,导致一大批学生只能被迫认真听课。

    [回楼上,一个年级的,真得帅惨了,还是新晋学神校园传说]

    “哥,十八岁,真好。”

    在耳边停下来,魅惑地说:“十八岁快乐。”

    本来,好奇第一名是谁的爱好者和参赛者们就会点进他的微博号里看以往的作品,结果发现这样一张照片,再联系那副精美绝伦的获奖作品,吃瓜群众越来越多。

    而薛忱并没有被问很多八卦的问题,因为俞烬在。俞某人只要目光一抬,冰山便从天而降。

    “近得还不够。”俞烬捉住他的手,咬咬他的耳根,轻轻用呼吸撩拨着他耳根处最敏感的地方,“感受到了吗?”

    生命的跃动声里,薛忱像是听到了什么。

    哼,就瞪你,让你瞒我们,天天上课撒狗粮。

    后来,荣获比赛第一名的薛忱被公开处刑,获奖作品《假面告白》——即俞烬的侧影,被挂在官方账号上为该官方增加了无数热度。

    起因在那个ID名为[我有一头飘逸的长发]的微博号。薛忱本来以为这个比赛的赛程很长,然而实际是他当时是在报名截止前一天提交的,所以结果交稿两周后就出了比赛结果,远超他预料,并且直接把比赛选手的名字发布在微博上,有微博号的还被@了。

    对,不重要了。

    薛母挂掉电话前最后一句话又回响在耳边:“忱忱,妈妈爱你哦,和小俞好好相处哦~biu”

    -

    下午,俞烬又带他去爬山。山并没有多高,并不算什么挑战。

    也不能叫溜,因为他们从起床开始就没有去过学校。

    配字:[男朋友穿走了我的裤子,我穿男朋友的裤子/懊恼]

    这辈子,再也不会分开。

    “我想和你拉近距离,从0到负数的那种。”

    俞烬怀抱着他,像往日那样揉着他的头发,哄道:“过来一点。离我近一点。”

    知道真相的薛忱,看着时不时不远万里“路过”教室往他们这里瞅的“路人”,有点欲哭无泪。

    常校长走到窗户边,看向操场上跃动的身影,“学习是如此,恋情是如此,就让孩子们自由发展吧,青春正盛,人生路远,未来还长着呢。”

    薛忱把那本日记封起来,放进了书桌底层。

    林主任和常校长在办公室抽烟。

    虽然不明所以,但心里忽然很暖。真是神仙老妈。

    等到进教室,厉华盛、陈顼、体委等人齐刷刷地盯着薛忱,眼神里除了难以置信,还有被欺瞒的怒气。

    薛忱终于知道这件事,还是因为谢丝蕴不怕俞烬,腐女之魂熊熊燃烧着到他们面前激动落泪:“我就知道,你们是真的!”

    -

    “生日礼物呢?”薛忱歪头,挑眉问。

    周三,薛忱和俞烬悄悄溜了。

    [2020年了,现在还有人死皮不要脸地黑同性恋呢?人家本来就是低调恋爱,是被人给扒出来的]

    睁开眼第一眼,俞烬搂住他,吻他的额头、鼻尖、唇角、耳根。

    最近,学校学风也变了。

    当时,他刚和俞烬在一起不久的某一天,起床穿错了裤子。俞烬一大早就兼职去了,薛忱前一天晚上没睡好,洗漱吃了东西后又犯困,站在镜子前发现自己穿的是俞烬的裤子,于是半梦半醒地对着镜子把自己脖子以下拍了张照片发到微博。

    老师和同学们的激励机制变成了:“想恋爱可以呀,不说年级第一吧,考进年级前五十就行,管你们男的女的的,我通通不管。要是能考进前五,每天回家自习都行……”

    而和俞烬热恋后,薛忱就没怎么画画和登微博,根本不知道微博发生了什么。也忘记了某天没睡醒时发的一条微博,他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结果这条微博成了□□。

    唇角落下一个单纯的吻,薛忱轻轻回答。

    [神仙太太居然是高中生]


努力加载中...
章节内容被浏览器屏蔽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广告过滤功能或者更换浏览器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